当前位置: 主页 > 社会新闻 > 象山500余人海陆搜寻杭州失联女童

象山500余人海陆搜寻杭州失联女童

2019年07月12日 03:30 来源:新京报 

  象山500余人海陆搜寻杭州失联女童
  海上搜索范围已扩至20海里,女童仍未找到,两名拐骗者曾租住当地半个多月

女童的市民卡在观日亭被发现。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摄

  昨日下午,救援队员搜索失踪女童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  已经失联4天的杭州女童章子欣仍未找到。

  目前,在女孩失踪的象山,当地已组织500余人参与搜寻行动,搜索范围也进一步扩大,下一步搜寻工作的重点将转移至附近海岛。

  女童的父亲章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我所有的希望就是把我女儿带回来。就这一点。”

  新京报讯 截至发稿前,杭州9岁失联女孩仍未找到。7月11日晚间,公众号“象山发布”公布搜救结果称,水面范围已由2海里扩至20海里。

  搜索人员已达500余名

  文中称,7月11日上午7时许开始,象山继续组织公安、水利渔业、应急管理、松兰山管委会、爵溪街道、民间救援队、志愿者及周边群众共计500余名,使用搜救犬、无人机等,扩大范围分海岸线及陆上两组进行搜索,并对沿途开展逐人逐户调查访问;同时,出动渔政执法船、冲锋舟、摩托艇、快艇等海上船只10余艘携带声呐相关设备在女孩失踪区域洋面进行滚动式、拉网式全面搜索,范围由2海里扩大到20海里。

  7月11日下午,象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林江告诉新京报记者,目前是象山县公安局在组织搜寻,其中一部分是海上搜寻,另一部分是岸上搜寻。由于目前尚无进展,接下来一个阶段准备将重心放到岛上搜寻。

  将搜索周边岛屿

  7月11日,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水上救援共有四支救援队参与,通过装有声呐的快艇可以针对水中悬浮、水底进行扫描,显示水深、水温、位置等信息,其余快艇人员均用肉眼观察进行搜救。

  宁波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队长胡可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肉眼搜索”是因为一般情况下,浮尸会漂浮在海面上,可以很容易被肉眼发现。同时辅以无人机配合。

  据胡可介绍,雄鹰应急救援队共有摩托艇3台、快艇6台,同时拥有6名潜水员和可以灵活调度的无人机,“今天出海仅用到5条艇,明天还会用大艇替换小艇”,基本可以很好地完成被分配到的搜救任务。

  7月11日19时许,雄鹰应急救援队准备收工,胡可告诉新京报记者,上午出海之前,原定将搜救区域范围从2海里扩大到5海里。但在下午,由于海上搜救迟迟没有进展,海上救援队的搜索范围不得不继续扩大。不过最终依然没有任何进展。

  胡可介绍,“明天开始根据统一安排改变策略,全体水上救援团队将集中力量对周边的二十几座岛屿进行搜索。”

  待水位降低再次搜寻

  在水下救援中,除了技术设备,潜水员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

  7月11日,浙江孙茂芳应急救援队副大队长吴金海介绍,自己共潜水两次。

  据其表示,根据经验,过宽的岩石缝隙属于可疑地点,应进行进一步搜查,“但由于今天水位太高,只能等明天水位低的时候再深入岩石缝隙中搜索。”

  吴金海坦言,潜水过程中也面临诸多困难。水下大约30-40厘米就看不到手了,有礁石的情况下也不敢靠得太近,只能下到2米左右,因为一个浪打过来就可能对潜水员自身安全造成威胁。

  吴金海认为,女童到底在何处现在还无法下定论。即便在水中,也存在卡在岩石缝隙或顺水流飘远等多种可能性,况且还有可能生还,现在无法说清。

  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蔡梦洁表示,人在水中溺亡,通常会先沉入水中,在事发第2至7天的时候漂浮到海面。水域搜寻难度较大,若仍然搜寻未果,就不得不再次扩大搜寻范围,但范围扩大就如同大海捞针。蔡梦洁介绍:“根据以往经验,从我们这里最远飘到舟山水域的情况也有。”

  陆上将分区域搜索

  7月11日17时,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丁指导员称,“今天山体救援从观日亭开始,自西向东推进2公里,搜索高度10米左右,往监控口方向推进。”

  针对向山上推进10米搜索的原因,丁指导员解释称,因为出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,而且根据公安提供的线索,目击者在晚上八点半左右发现三人在观日亭逗留过,而发现两人未伴有女童再次出现在监控画面时,已经是22时20分许,中间仅相隔短短两小时,从时间段推算,应该没时间往山的更高处走。

  据介绍,12日开始几支救援队伍将分段进行地毯式搜索,“毕竟水中更难搜索,先把山上的情况排除。”

  ■ 焦点

  拐骗者是否早有预谋?

  章子欣的老家淳安县青溪村某酒店工作人员回忆,6月10日,两名租客以夫妻身份入住酒店,房间类型为大床房,男子自称很有钱。两名租客于6月29日退房后居住在章家。“平时在酒店进进出出都是两人一起。”

  失联女童奶奶介绍,自己和女童爷爷恰巧在两名租客居住的旅馆旁卖水果。两人经常在其摊位上买水果并聊天。她回忆,曾听闻两人买了7月6日机票准备离开当地。但见到孙女后便退掉机票,并提出要在家中租住,“我说我没有租过房子,(租客)又跟我老头说要租房”。女童的父亲章军表示,两人声称在酒店住太贵,所以才向老人提出租房。女童奶奶说,两人后来直接手机支付了500元,付完后还问孙女是否在家。6月29日,两名租客正式入住,其间不常出门。7月2日晚,两人称要在4日带孙女去上海做花童。

  酒店工作人员说,两名租客虽然后来搬到章家居住,但仍每天到酒店,和他们打招呼,男的还会在附近钓鱼。酒店厨师说,男的和气大方,经常买水果请他们吃。“租客在酒店住宿时,失联女童经常和男租客在酒店附近玩耍。”

  “男租客自称很有钱,还曾说要在这里买套别墅。”酒店厨师表示,他当时加了男子微信,其朋友圈中显示,今年3月和5月先后定位在昆明、大理等地。此外男租客还发布多段视频,自称视频中的豪车为自己所有。

  7月4日早上,两名租客带着孩子离开。女童父亲章军称,刚开始两位老人都没同意,他也要求:“一定要孩子爷爷一起去才可以。”但后来,这两个人用各种方法哄骗老人,让他们答应将孩子带走。

  章子欣的姑姑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租客男女均将自己身份证拍下给两位老人,老人觉得“现在的技术都这么好,什么都是监控,即使是什么样子都是能够把人找回来,”于是答应。

  家人为何未尽早报警?

  据章军介绍,7月4日中午,得知其女儿被带走后,他马上添加了租客微信:“刚开始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发朋友圈,朋友圈上面有我女儿玩的照片,还发带孩子玩的视频给我。”“他有时就给我发个(章子欣)视频,录好的那种视频。”

  7月4日17时,三人达到福建漳州东山县,并发来视频。章子欣的奶奶说,7月4日中午和晚上都跟章子欣通过电话,章子欣说她玩得很开心,还叫奶奶不要操心,5日她又跟章子欣通过好几次电话,章子欣则依旧回复称吃住都挺好。

  7月6日,到了约定的女童回家时间,但6日章子欣未回。此后章军多次催促对方将女儿尽快带回,并借口搪塞。7月7日章军提出要接女儿回来。对方则称正在带章子欣回来,并发送一段视频。这段视频中,章子欣坐在后座。窗外的路牌显示为“海山路、万象路”。7月7日晚,两人失联,“电话不通,微信不回”。章军于次日报警。

  ■ 回应

  女童母亲被质疑参与拐骗

  当事人:不认识拐骗者

  此次事件中,由于章子欣的母亲长时间疏于与孩子联系,且其工作地点与两名拐骗者都来自广东,又在孩子失踪后的7月8日,与章军办理了离婚手续而遭质疑。

  章子欣的母亲曾某梅昨日表示,自己是1992年生人,16岁那年外出打工,在工厂里认识了章军,随后两人产生好感。2010年生下章子欣,2013年两人领证结婚。后二人因琐事和经济原因常有争执致感情破裂,后到广东打工。

  曾某梅说,离开之初,她还会给家里打电话问女儿的情况,寄一些礼物回去,后来联系越来越少。前不久,章军发来消息同意离婚,她就重新加了章军微信,7月8日当天,二人办完离婚后,她就离开了杭州。

  7月7日晚,女童父亲章军发消息给她,说孩子被人带到宁波,她当时并没有多问,以为是亲友带孩子去玩。直到10日女童姑父用手机发来视频,她才知道孩子出了事儿。曾某梅表示,微信问章军之前怎么不说,得到回复称“说了有什么用吗?”后面也没怎么回复。

  网上有声音质疑是曾某梅找人带走了女童,对此,曾某梅表示,自己不认识带走孩子的两人。对此,章军也表示,曾某梅“很单纯,社会经验都没有,不可能预谋这件事。而且她一个打工的人,一个月三四千,没有这个经济实力做这个事”。

  杭州9岁女童失联前的轨迹

  7月6日 23时27分

  宁波火车站桔子酒店

  媒体曝光的一份酒店监控录像显示,7月6日23时27分,三人在桔子酒店前台办理入住,女租客手提一个游泳圈。章子欣身着白色上衣、浅绿色裙子,与离家时衣着相同。7月11日下午,桔子酒店当晚值班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当时三人来酒店入住时无异常行为,女孩也无恐惧神情,“他们的状态完全像一家三口”。

  7月7日 10时许

  老外滩—海上长城—东钱湖景区

  7月11日下午,曾载过三人的宁波网约车司机郝建强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7月7日上午10点20分许,他在宁波老外滩附近接到系统派单,乘客有三人,“一男一女带着一个小姑娘,看着像是一家人。”对方在系统中选定的目的地是海上长城风景区。

  郝建强留意到,女孩从未向两人叫过“爸爸”“妈妈”。他曾询问过男乘客梁某华,“这个小女孩是不是你女儿?”梁某华说是自己的亲戚。后来,郝建强听到有人在微信上和梁某华交流,他从语音中得知,这对男女并非是女孩的亲戚,只是租客。但考虑到三人之间看起来很熟悉,女孩也没有任何异常,郝建强并没有多想。

  到达海上长城风景区后,郝建强注意到女乘客表现得很失望,“她说这么偏僻,怎么还没有看到海。”在原地站了六七分钟后,梁某华、谢某芳二人听从了郝建强的建议,坐车前往东钱湖风景区。

  7月7日 下午

  东钱湖景区—松兰山景区

  郝建强说,到达东钱湖景区后,三人下车,郝建强等待几分钟后重新开始接单,车开出不到1公里,梁某华给他发微信称要去松兰山,郝建强再度返回景区接上三人。下午两三点钟,到达松兰山附近。

  7月9日,郝建强曾被宁波当地警方叫去配合调查。看到新闻报道后,他为小女孩感到惋惜,“只希望女孩能平平安安地被找到。”

  7月8日 0时许

  东钱湖景区

  据宁波警方通报,7月8日0时许,梁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跳湖自杀。据《都市快报》报道,据透露,监控中,男女租客挽手走向湖里,一开始在浅水区,但可能水深不够,随即他们很坚决地走向深水区,直到被水淹没。8日早上,有村民在锻炼时看到这对夫妻的尸体浮起在水面上,两人绑在一起。

  7月7日 17时23分

  松兰山黄金海岸大酒店

  淳安警方发布的通报显示,据视频跟踪,章子欣与梁、谢三人于7月7日17时23分,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,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,灰色凉鞋。

  7月7日 19时18分许

  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

  宁波警方发布的通报显示,经查,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,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(监控显示)。7月11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找到了这处地点,位于浙江良和交通建设公司门口。宁波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道路交通负责人石队长告诉新京报记者,这里是松兰山景区唯一的入口。

  7月7日 晚间

  松兰山观日亭

  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丁指导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7月7日当晚,有市民曾在观日亭附近发现三人在此逗留。目前,救援就在附近的海域和陆地上展开。

  据媒体报道,7月10日,有人在象山海岸线附近的一个亭子里发现失踪女童的市民卡。7月11日,新京报记者与多位搜救人员核实,发现地点为松兰山沿海观光大道上的观日亭,此处紧邻海边。

  7月7日 22时20分许

  松兰山沿海观光路

  据宁波警方通报,22时20分许,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,未见小女孩。监控画面显示,两名租客一前一后,其中一人正在看手机。7月11日,新京报记者走访该位置,在松兰山沿海观光路上,该画面由一处建筑工地的监控摄像头拍摄。

  7月7日 23时01分许

  爵溪街道—东钱湖

  据宁波警方通报,23时01分许,梁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××1出租车离开。7月11日,当晚接载两人的出租车司机倪师傅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7日23时左右,两名租客招手拦车,要去东钱湖景区,最后在景区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下车,全程约一个小时。他报价300元,两名租客还价到280元。二人随身携带的东西不多,“只有两个包,好像是男的女的各一个包,没有拉杆箱。”下车后,二人没有留倪师傅电话,也没有让倪师傅等候。

  倪师傅说,二人上车坐在后排,除了谈价钱和问时间,二人“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过,也没有接打过电话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祖一飞 侯雪琪 刘名洋 张熙廷 倪兆中 赵志远

友情链接:    | 南国彩票 | 大赢家游戏下载 | 8828彩票 | 大发棋牌官网 | 龙彩娱乐 | 百家乐论坛 | 澳门金沙 | 新星辰娱乐 | 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 | 325棋牌游戏下载 | 吉祥棋牌下载安装 | 天天棋牌 | 百乐门棋牌下载 | 星空彩票 | 娱乐真人 | 打鱼游戏下载 | ballbet贝博体育 | 澳门威尼斯人vn4488 | 捕鱼游戏注册送38元 | 豪门娱乐棋牌下载 | 随时赚彩票 | 360导航新一代网址大全 | 水果机游戏手机版 | 网上娱乐 | 云顶娱乐app免费下载 | 炸金花下载 | 网易游戏中心 | jj斗地主官网 | 92002.com | 433.com